事实上,此前,郭帆也曾多次向外界呼吁,世界各国人对于土地情感的核,应该变成世界各国科幻的一个基本形态。“什么叫世界各国科幻?寻找到一个真正能够表达别人文化内核和精神内核的载体,才能称之为世界各国科幻,不然的话别人只是模仿别人讲一个同样的美式故事”。

除了打击和整治,更重要的是树立观众的版权意识,用作品和体验让观众重回电影院。